鲶骨一月。

寄以往生,追月于庭。

【声明】

这几周不更新鲶骨了,十分抱歉。别的cp一样也不会更新,因为我要全心全意的准备党费,我历史上第一次上万的文章,龙骑士骨和铸剑师鲶,敬请期待。

【兄弟就算是B我也还是打不过啊】其二

大家的期待我收到了,那么开始正式更新。不催我就不会写系列,没空,忙,都是我的借口,如果真的是忙我就不会更新。

为了给你们写文我现在都早早写完作业,哎。


开始吧。


  不管骨喰藤四郎怎么想,鲶尾藤四郎怎么沮丧,骨喰是一个普通人这件事情是没办法被改变的。

  反观鲶尾,在得知自己的超强兄弟不是自己所期待的o就算了,连最可能和他平起平坐的A都不是,最普通的b,其实也是相当令人困扰的。

  当然这只是对于鲶尾藤四郎来说的。

  一期哥还是很高兴的,自家的孩子们除了...

【骨喰中心 】双白加黑

  有鲶骨,鹤骨在其中,注意避雷,避雷,避雷!不要给我评论ky。 @听说云念是文渣 


他脱下了身上那身白衣——

  鹤丸国永的白色是耀眼的。不管是发色,皮肤,亦或是身上的白衣,均是如此。熠熠生辉的金色眼眸不管看多少次也不会觉得腻,虽是蜜糖般的颜色却并没有浇在冰淇凌上的那份冷气,毕竟,白色总是会让人想到雪——

  这白色是如此好看,如同皓月当空一般。其余的颜色在这无暇而包容的颜色中自惭形秽,能与之一搏的,大抵只有萤火之辉般的,同属于白色系的另一种白。

  白...

【药研审】你眼睛的颜色看起来像硫酸铜溶液

不要管这个题目。我是个傻子,不要管我。【自暴自弃】


  千岛愉已经年方16了。

  至于为什么要叫做千岛愉,这可真是一件凄凉的事。据说民政警察填户口本的时候,自家老爹有点酒精上头,差点被叫做愉快。还是母亲大人反应的比较及时,一巴掌捂住便宜老爹的嘴,急急的和政府人员解释,“嗯,没错。我家孩子的名字叫做千岛愉。就叫这个别听那个傻子的嗯没错。”

  得知自己名字来源的我深深的感受到了父亲的恶意。

  嘿,你知道虹膜异色症吗。

  诶对,母亲大人是欧洲人,父亲大人是本土的人。据...

【三日骨/鲶骨】追月神

“妖怪就不能得到你的爱意吗?我可是很喜欢你的。”——三日月宗近

  追月神啊,是居住于神社之中,最特殊的妖怪了。其他妖怪唯恐着神社,而他却无所谓。他们能够实现人们的愿望。但是不喜外出,传说他们容姿端丽,但是难以接近。人们的愿望,也就是人心的险恶,追月神总是会从最开始的懵懂无知到最后的视而不见。做到这神明也许根本不屑一顾的事情,但是他们终究只是妖怪而已,妖怪就是妖怪,永远无法做到神明能够做得到的事情。

  虽说信徒众多,但也不是每个信徒的愿望他都要选择去实现的,这样会消耗一些妖力。他也是要讨生活的。虽然如此,但对于永远都不会实现自己愿望的神明大人来说,...

置顶【高亮】

  首先能看到这里的一定是真爱,在此表达吾辈的感谢。这么久了没有置顶很难了解我这个人对吧。所以我就写一下啦,这里多称呼人群,对月字非常执着,叫一月/月某人/骨井藏月均可,厨的东西不多,有想看的可以和我说。我不定时点梗,不用专门开一个点文章的的文字,直接私聊告诉我就行,有采纳的话写出来绝对是第一时间艾特的。当然,cp限定鲶骨/三日骨。

  顺便一提,乙女/腐向都吃都写,乙女只有刀剑,腐向的话鲶骨/三日骨/一期骨/鹤骨/药骨……反正是个骨喰厨,超级喜欢的那种。

  是个文手,垃圾小透明。望大力鞭挞,ky退散。

  目前墙头,战刻/刀剑/王骑士/黑执事/超炮!炮姐万...

【三日骨】殿下,早上好。

是点文,说是点文不如说我可能都会写呢?【试探】

梗源来自这位 @黑白靈 骑士和将军差不多不是吗。有改动切莫介意。


  那么,可以开始了吧?


  【喂喂,你看到了吗,殿下又在调戏我们的骑士长了。】

  【哦哦,是吗是吗,我们的长官可真是可怜啊。】

  【你不觉得我们骑士长和三殿下很像吗?】

  【你也这么觉得?不过这可是大不敬呢,快点站岗。】

  【诶,这么严格的吗。】

  随着狩衣边角的翻...

【AB】【鲶骨】兄弟就算是B我还是打不过啊

是abo 设定,虽然骨头是个b但是我直说了吧,后期有车。对,ab的车。当然我觉得骨喰可以分化的晚一点嘛,前期B后期o.


  粟田口有个叛徒

  好吧,整理一下措辞的话应该说是最与众不同的哪一位。

  骨喰藤四郎。

  在战场上熟练的斩杀敌人的他,在面对兄弟的马粪能够毫不动摇的直面,在被溅上一脸血迹的时候只是用袖子淡然的擦了擦,甚至在同伴濒临碎刀的时候上前挡住最后一刀,自己受重伤,这样的他。整个本丸都觉得只是个beta 实在是太可惜了。

  本人对此无感。他的兄弟,也就...

是点文

150fo点文,在哪个tag里看见我就怎么点。

【all审】三条家的幺妹真那么好当?

承接上一篇三条家的幺弟。懒得发链接,请各位直接走主页好了。

这一篇是乙女。


  同样是名为宗近的少女此刻有些懵逼。

  毕竟被自己刚刚锻出来的刀做完自我介绍之后就一把搂住蹭来蹭去实在是有够惊吓的。

  仔细看了一眼抱住自己的那位,嗯,银头发,好看。

  【哇,岩融岩融你看我们终于有弟弟啦!】

  我可去你的弟弟吧。

  【啊咧,不是弟弟啊。居然是个妹妹吗?!时之政府你很棒哦。】

  【是啊是啊,我可是个女孩子...

© 鲶骨一月。 | Powered by LOFTER